武汉现桌球美女陪练 穿高跟鞋1天站8小时(组图)

发布日期:2020-08-01 17:48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天生丽质、身着端庄的职业装、优雅专业地出杆……在武汉一些高档桌球馆里,悄然出现这样一群职业女郎——专门从事桌球陪练,被业内人士称为“桌球宝贝”,其中,有全职陪练,也有女大学生、女白领做兼职。她们的工作环境可能灯红酒绿,她们的内心世界又是怎样一番风景?昨日,记者走访了几家桌球馆,深入了解这群“桌球宝贝”的苦乐人生。

  走进江汉路附近一家高档球房,记者看到不少正在工作中的职业桌球陪练:端庄的工作服、精致的五官、专注的眼神、野性的身材、优雅而干练的握杆姿势,这些“桌球宝贝”身上散发出迷人的光彩。记者了解到,这家球馆共有15名女性职业桌球陪练,其中一半是大学生,年龄最大的23岁,最小的只有19岁。

  “做这份工作完全为了兴趣,不然谁愿意和一堆不通人性、大同小异的球打交道?”昨日,该球房“桌球助教队长”豆豆如是说。豆豆是湖北荆州人,今年22岁,在学校主修工程造价专业,跟体育完全不搭边。大一时,豆豆开始玩桌球,她觉得:“女孩子会打桌球很帅气,有魅力,容易与异性交流。”

  2008年大专毕业,豆豆去深圳工作。办公室的生活实在单调乏味,她常与朋友去球馆,她发现,深圳不少球馆有专业桌球陪练,而武汉还没有这一职业。2009年8月,豆豆回汉。一次偶然的机会,豆豆看到江汉路这家桌球馆招专业陪练,她大胆地前往应聘,身材高挑、面容姣好的她,凭借着不错的球技从众人中脱颖而出。

  然而,一开始,父母并不理解豆豆当桌球陪练的事,总觉得“那是娱乐休闲场所,女孩子面对的诱惑太多,不放心。”豆豆反复对父母说,“桌球陪练”是一项很健康的职业。豆豆母亲不信,专门买了一张车票跑到武汉,到女儿工作的球房来“考察”一圈,“她发现我的工作环境不是她想象的那样,方才放心了。”

  事实上,女孩们更愿意用“桌球助教”一词来称呼自己,以此与过去在球房里陪客人打球的女服务员区别开来。职业陪练们除了和客人打球,也要自己练球,不断提高球艺。豆豆告诉记者,如果没有人打球,她每天会练习3个小时。“你想留在球房,光凭漂亮不行,更重要的是球技。”豆豆告诉记者,刚来的时候,桌球陪练要经过一周至两周的培训,包括球技、职业礼仪等,考核不合格的会被淘汰。此外,与人沟通的能力也很重要。豆豆介绍说,来桌球馆的客人一般都是来放松的,有的人从未接触过桌球。作为桌球助教,她只能从基本的握杆姿势、规则教起,这时耐心和沟通就很重要。“当然也有很多人台球打得不错,来这边找人切磋。”

  在光鲜的外表下,桌球陪练这份职业的辛苦很少为外人所知。豆豆所在的桌球馆分早、晚两班,早班从下午1时到晚上9时半,晚班则从下午两时半到晚上11时,有时顾客兴趣来了,甚至还会打得更晚。最夸张的一天,因为不断有顾客前来邀请,豆豆连续工作8个小时,她脚上蹬着5厘米鞋跟的高跟鞋站上一天,小腿已经略有浮肿酸痛。回家后已经凌晨1点,豆豆把高跟鞋一扔躺在沙发上就睡着了,“我连脸上的妆都懒得卸掉。”

  记者了解到,在武汉,桌球陪练分为专职和兼职两种。专职陪练收入主要来自于打球和吸纳会员的提成,陪练1小时大概可收入14元至18元,平均每月可收入2000元至3000元。而兼职陪练没有底薪,提成高一些,每打一小时,能赚到20元。豆豆告诉记者,好的陪练一个月能有4000元的收入,“只有极少数人能达到这个标准,而且人会很累的”。

  白天与黑夜,将女孩秦珏的生活划分为截然不同的世界:白天,她是一名服装设计师,长发披肩,戴着夸张的配饰、脚穿拖鞋去上班,长时间伏案工作进行着复杂的脑力劳动;晚上,她将头发束起高高的发髻,穿着白色衬衣、黑短裙、黑凉皮鞋,一副职业助教装扮,手执球杆穿梭于球桌之间。

  今年6月,秦珏从武汉一所大学毕业。在校时,她练过斯诺克、九球、花式台球等,最好的成绩,是去年5月,还在读大四的她从12所高校的选手中脱颖而出,一举夺得“武汉市高校台球联赛九球个人赛冠军”。比赛一结束,她就被一位球房老板邀请当起兼职陪练。因为球技不错,常有顾客来到球房点名找秦珏切磋球技。

  工作后,秦珏依然没有放弃这一职业,她目前在一家叫“夜时尚”的球房内做兼职。每天早晨7时上班,下班后往球房赶,晚上1时才能睡觉。虽然有点累,“因为喜欢这项运动,也不觉得辛苦,起码打球不用花钱。”秦珏调侃地说。

  记者采访中了解到,白领、大学生选择做兼职陪练的原因之一,是为了拓展社交的圈子,“让别人第一次和你打球就记住你。”秦珏说,大学里,她因为练桌球认识了不少桌球教练、学员,有人成了朋友,还有人主动为她介绍工作。工作后,每天埋头于设计图纸,生活单调的秦珏更是将之视为一项拓展人脉资源的手段。“每天接触形形色色的人,这些人很可能成为未来的事业合作伙伴。”

  和秦珏一样,江汉大学读大二的胡映对记者说,她利用暑期做桌球陪练,一方面可以通过自己的努力挣些零花钱减轻家里的负担,还能锻炼自己的社交能力。胡映是武汉人,今年21岁。和豆豆一样,胡映也是在读大学时开始喜欢上桌球,时常和朋友们出去玩几局。今年3月,在朋友介绍下,胡映来到一家桌球馆兼职做陪练。胡映每天都是学校、球馆两边忙,下午5时到晚上11时,在桌球馆都能见到她的身影。

  虽然做桌球陪练的时间不长,但胡映的认真赢得同事的肯定。“她年龄小,但很能吃苦,而且很勤奋。”在工作闲暇时间,胡映并没有选择休息,而是在球馆练习球技,或者和同事发送会员卡。短短几个月的陪练,已经让胡映结识了不少朋友,而一些资历较深的同事还会将自己的顾客介绍给她。虽然在桌球中收获到不少乐趣,胡映表示,“对我来说,找一份与专业对口的工作才是自己的奋斗目标,而桌球陪练的经历,让我有机会接触到不少与自己专业有关的精英人士。”

  记者发现,现在,武汉一些高档球房都打出“美女陪练”、“桌球宝贝”等招牌吸引顾客。一些高档球房给职业美女陪练制定了五花八门的规定,比如上班时要化淡妆、不能化浓妆,发型需干净利落,统一着“制服”,夏天穿黑色凉皮鞋,鞋跟不得低于5厘米等等。其中,最有意思的一条是:“不与客人外出泡吧、吃饭”。

  “和顾客渐渐熟悉了,一些人会送吃的、用的给我,送的最多的是零食。”桌球陪练豆豆告诉记者,有的顾客还送过手机、鲜花给其他“桌球宝贝”。豆豆说,那些送礼物的顾客,一部分是出于友情,但也不乏出于好感的追求者。“如果对方出于好意,我们一般不会拒绝。”也有极少数顾客借机骚扰,或者邀请豆豆她们“晚上一起出去玩一下。”“面对这种情况,我就会‘搬’出球房的规定,直接拒绝对方。”豆豆表示。

  不少桌球宝贝告诉记者,为了能专心练球教球,她们更愿意以朋友的身份与学员们相处。但是,也有人在球桌前遇上了自己的白马王子,两人一见钟情。豆豆的好友小月(化名)便是其中之一。小月今年25岁,未婚夫曾是她的一名学员。他们因球结缘,进一步发展为恋人关系。未婚夫开有一家公司,足以让小月衣食无忧。不久前,25岁的小月辞职离开球房,忙着筹备婚事。“毕竟陪练这一职业与异性接触比较多,男方会介意的。”豆豆这么认为。

  “事实上,桌球陪练在武汉兴起时间不长,属于新兴职业。如何界定这一职业,如何规范对‘陪练’管理,还有待更多的探索。”昨天,一球房老板李明昊告诉记者,职业桌球陪练多见于一些高档球房内。而武汉的高档球房大概也就5至6家,一间球房里桌球陪练多的也就10余人,少的只有4至5个人,这样算来,全武汉市的职业桌球陪练估计约有50人左右。“至于收入,武汉的陪练平均水平在2500元左右,并非外界传言的‘高薪’。”他认为,这一职业可算是吃“青春饭”的行业,从业者的平均年龄在18岁至23岁左右。因此,流动性较大又成为这一群体一大特征,有的球房本月有5名助教,也许下个月就只剩下1名了。此外,球房对陪练的“松散式”管理,也成为人员流动量大的原因之一。一般来说,球房要求陪练球技好、外形佳,“但太漂亮可不行,怕留不住。”

  据了解,有的球房还为桌球陪练提供统一住宿和工作餐,定期进行球技培训,并举办各种比赛包装和推广美女桌球陪练。因为,对于这些球房来说,陪练甚至成了一块招牌,“如果一位陪练走了,可能她手中的客户群也会因此而流失。”(楚天金报 文/记者沈度 实习生陈丽玲 图片均由受访者本人提供)

Power by DedeCms